当前位置:神马小说 >找小说 > 正文

女主慕安然男主叶非墨小说叫什么

2021-02-11 21:29:36 505

女主慕安然男主叶非墨小说名叫《二婚宠妻逃不掉》,作者是潇潇雨,小说讲述了和模范老公刘浩明结婚五年的慕安然,因为不能生育而不得不去领养一个孩子,女儿妞妞虽然不是亲生的,但一家三口已经非常满足,本来这样的日子会一直安稳的过下去,直到有一天,慕安然发现闺蜜郝思嘉和老公刘浩明之间有点问题,她竟然想让妞妞喊她妈妈,这可不是小事,慕安然顺着线索往下查,崩溃的发现妞妞竟然真的是郝思嘉和刘浩明的孩子,被闺蜜和老公联手背叛,慕安然心碎离婚,她已经不对爱情抱有幻想了,这时却遇见了叶非墨……

女主慕安然男主叶非墨小说叫什么

>>女主慕安然男主叶非墨小说全文阅读<<

女主慕安然男主叶非墨小说精彩章节阅读

刘浩明脸上带了一丝的沉重,演的很逼真。

“记得你出差那天,我打了你无数电话吧,其实我就是想告诉你郝思嘉男朋友的事情,你没接,我担心影响你的工作,后来就没再跟你说。”刘浩明摆出一副为我着想的样子,叹了口气。

要不是早知道,郝思嘉压根没有什么男朋友,我一定会被他说的话吓一跳,可现在我知道郝思嘉的男朋友是他,我只觉得可笑。

但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我也想知道他会唱什么戏,于是我露出一幅惊讶的样子:“到底出了什么事?”

“说起郝思嘉她真可怜,未婚先孕,一直都没有领证,现在她男朋友出了意外,车祸去世了,她男朋友的父母就去收郝思嘉住的房子,说房子是他们儿子的,跟郝思嘉没关系,把郝思嘉赶了出去,还怕她的孩子分家产,居然逼着郝思嘉去打胎。”

“怎么会有这样不要脸的父母?郝思嘉眼睛真是瞎了,但那个男人也挺贱的,这不是白嫖郝思嘉吗?那个男人和他父母都不是人,都是畜生!”我故意跟着大骂道。

我骂的人不正是刘浩明和他的父母吗,任谁这样被人当面骂,心里也不好受吧?

刘浩明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那个男人对郝思嘉不错,要不郝思嘉应该也不会为了他未婚先孕了。”

“你替一个贱男说话干嘛?”我忍不住冷笑,“郝思嘉也不知道看中他什么地方了,她是租不起房子还是缺钱,这样倒贴一个贱男!”

我一脸气愤地骂着,刘浩明听着我骂,神色不自然地克制着,让我心中一阵畅快。

倒是躲在屋里的公公婆婆和小姑听不下去了,开门都从房间里出来了。

“爸,妈,美丽,我回来了。”我原本还因为大骂郝思嘉“男友”而愤怒的脸色,也瞬间转变成了笑容。

“然然回来啦!”刘浩明母亲笑眯眯的上前一步,从刘浩明手里接过我买的礼物,“都买了什么东西,让我看看。”

“妈,这是给妞妞的。”刘浩明阻拦。

“就给妞妞一个人买?”刘浩明母亲脸色一下子垮了。

很显然我没有给买礼物给他们,让他们不痛快了。

“妈,然然是去工作,不是旅游,她哪里有时间挑选礼物。”刘浩明出来打圆场。

“都说养儿防老,看看他们心中只有自己的孩子,哪里有父母。”虽然刘浩明作了解释,但是刘浩明的母亲还是不满意,转头看着刘浩明的父亲和妹妹,嘴里嘀嘀咕咕的。

“是啊,给妞妞那么多东西,嫂子也太偏心了。”刘美丽也跟着搅合。

要是从前,我会赔着笑脸马上解释,说自己太忙,问她们喜欢什么,我给她钱让她去买,可是从现在开始,他们想要用我的钱,做梦去吧!

我装作没有听到刘浩明母亲和妹妹的话,而是笑着低头吩咐妞妞,“妞妞,拿着你的礼物回房间去拆吧。”

“谢谢妈妈!”然然抱着她的礼物,开心的回了自己的房间。

见我完全没有理会他们,刘浩明的母亲和妹妹脸色更加的不好了,刘浩明的妹妹直接问我,“嫂子,你答应给我买的表什么时候兑现啊?”

“你看我这记性,最近太忙我都没有时间,实在不好意思啊小姑。”我一脸抱歉的解释。

“嫂子,那你什么时候能忙完啊?”刘美丽很显然不达目的不罢休。

“美丽!”刘浩明脸色有些难看。

“可能会忙一段时间,这样好了……”我笑眯眯的转头看着刘浩明,“浩明,小姑喜欢百达翡丽才推出的那款表,你公司离百达翡丽的店近,明天给小姑买了带回来吧。”

当我说出这样好了这四个字的时候,我能看见刘美丽眼中那贪婪的神色,那是一种马上心愿就要得逞的神情,可是当听我说完完整的话后,她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嫂子答应的事情,为什么要我哥去买?”

“美丽问的问题好奇怪,我买给你,跟你哥哥买给你,有什么不一样吗?”我笑眯眯的反问。

“当然不一样。”刘美丽反驳,“嫂子买的是嫂子的心意,哥哥买的是哥哥心意。”

我在心里冷笑,什么狗屁心意,是花我的钱不心疼,花刘浩明的钱她心疼,这点不一样吧?

“我跟你哥哥的钱都是一起花的,你为什么要把我跟你哥哥分的这么清楚,难道在小姑心中,我和老公是两家人?”我叹口气,一脸的委屈。

“美丽,你怎么能这样说。”刘浩明瞪了刘美丽一眼。

“我不是这个意思。”刘美丽有些委屈的扁了扁嘴。

“好了,什么都不要说了,你那么多表了,为什么还要买表?想要表,自己挣钱买。”刘浩明发火了。

“这是怎么了?”

一个娇弱的声音响起,我看过去,却见郝思嘉穿着家居服,虚弱的扶着门框,站在客房门口看着我们。

透过开着的房门,我看到了客房里的摆设,书桌上摆着的分明是郝思嘉自己的照片!

这个贱人,竟然住进了我家?!

......

点击进入全文阅读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