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神马小说 >小说推荐 > 正文

家有盲夫太腹黑苏小柠全章节目录阅读

2020-10-25 16:02:31 700

家有盲夫太腹黑苏小柠的故事中,墨沉域是有名的大煞星,不仅克死了自己的父母姐姐,就连三个未婚妻也都相机死于非命。因此,虽然墨家家财万贯,也没人再敢去觊觎了。毕竟钱虽然好,可是没命花要再多的钱有什么用。墨沉域为此装瞎装瘸,就是为了找出幕后的凶手,他倒是想看看,是谁那么大的胆子,敢与墨家为敌!

家有盲夫太腹黑苏小柠全章节目录阅读

>>家有盲夫太腹黑苏小柠全文阅读<<

家有盲夫太腹黑苏小柠小说精彩章节

苏小柠握住轮椅的手微微地一顿。

墨沉域这么一说,她才回想起来,好像,从他们进老宅子到现在,没有一个佣人理过他们。

借着月光,她看着墨沉域棱角分明的脸,觉得他有点可怜。

他的堂兄墨玟翰欺负他是个残疾人,在他面前非礼他的妻子。

他的叔叔婶婶冷嘲热讽,从始至终没有正眼看过他一眼。

他的爷爷……

以前苏小柠是觉得爷爷肯定很疼他,否则的话,也不会总是为他的终身大事操心。

可刚刚在宅子里,爷爷冰冷的样子,让她觉得,爷爷对他,其实也没那么喜欢。

想到这里,她心里微微地一酸。

墨沉域从小就失去了最亲的亲人,其他的亲人对他又不好,他的心里……肯定很难受吧?

几乎是本能地,她微颤着伸出手去,触碰了他冰冷的手。

男人的手微微一动。

苏小柠猛地回过神来。

她如被烫到了一般地缩回了手,但还是坚定地开口,“以后我就是你的亲人,我会陪着你。”

墨沉域五官精致的脸上掠过一丝怔然。

他转眸,深邃的眸隔着绸带看她。

苏小柠以为他是没听清她的话。

于是她又认真地重复了一遍,“虽然我和你……才结婚一天。”

“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和他们不一样的。”

“就算你真的是扫把星,我也不怕死,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他微不可见地嗤笑了一声,“过来。”

苏小柠依言过去,被他一把捞到怀里。

男人身上的气息浅浅淡淡地喷洒在她的脖颈处,勾起一抹让人心悸的瘙痒。

他一手抱着她,一手轻轻地给她顺了顺耳间的鬓发,“真的不怕么?”

月色朦胧。

苏小柠被轮椅上的墨沉域抱在怀里,心跳莫名地开始加速。

月光下。男人蒙着黑色丝绸的侧颜带着十足十的禁欲气息,既撩人又危险。

苏小柠的脸开始火烫了起来。

这样帅气撩人的男人,从昨天开始,已经是她合法的丈夫了。

这是她的福气吧?

女人红透了的脸在月光下诱人又可爱。

墨沉域嗓音暗哑地重复,“和我在一起,不怕死?”

明明是一句警匪片里的台词,但被他说出来,多少有种薄凉的感觉,让人心疼。

苏小柠认真地点头,目光纯净,“我不怕。”

他死了三个未婚妻,但她却和他顺利结婚了。

所以,她福大命大!

墨沉域看着她那双单纯得不掺杂一丝杂质的眸子,淡淡地叹息,“傻丫头。”

苏小柠还没分清楚他这句傻丫头,算是夸还是骂,那边一道人影已经从老宅里面冲了出来。

“墨沉域!”

灰头土脸的墨玟翰愤怒地冲过来。

他的头发散乱,身上的西装东倒西歪,脸上还有肿起来的巴掌印。

他一脚狠狠地踹到墨沉域的轮椅上,“平时闷得屁都不会放一个,关键时刻还懂得用激将法!?”

“我早就该猜到,你没安好心!”

“撺掇我去和顾家人争吵,现在顾家人把事情闹大了,爷爷为了面子,把刚给我的公司收回去了!”

“死瞎子,你陷害我!”

墨沉域淡笑一声,声音发冷,“大哥既然早知道我不安好心,为什么还会中计?”

“难不成,你已经蠢到被人打了一顿之后,才知道你不应该出去和人家对峙吧?”

他的声音冷漠刻薄,正在气头上的墨玟翰怎么受得了他这样的嘲讽?

他直接又是两脚踹过去,墨沉域的轮椅歪歪斜斜地就要倒下。

墨玟翰原以为他这两脚下去,那个残疾的墨沉域就会人仰马翻。

但,在轮椅侧翻的那一瞬,一双娇小的手却稳稳地扶住了轮椅。

苏小柠将墨沉域的轮椅扶正,怒目瞪着墨玟翰,“不许欺负我老公!”

墨玟翰:“……”

她眼里的愤怒让墨玟翰差点以为自己眼花了。

这小妮子之前柔柔弱弱地,连被他捏了屁股都不敢吭声,现在居然敢瞪他,还敢吼他?

他冷笑,伸出手轻佻地挑了挑她的下巴,“怎么,想给你的残疾老公出头?”

“别忘了,你自己还是泥菩萨过河呢。”

说着,他邪肆地笑了起来,“你就不怕……我在你的残废老公面前上了你?”

他原以为,这被他非礼了都不敢吭声的女人不会有什么战斗力。

但是他错了。

苏小柠咬牙,直接脱下脚上七厘米的高跟鞋,朝着墨玟翰的脸上狠狠地砸了过去,“欺负我也就算了,还敢欺负我老公!”

“真以为我老公没亲人么?我告诉你,以后我老公就由我来保护!”

墨玟翰被苏小柠突如其来的两只高跟鞋砸了个头昏眼花。

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苏小柠已经光着脚丫推着墨沉域飞快地消失在了花廊的尽头。

他抹了一把脸,一股腥甜的味道传来。

暗骂了一声,墨玟翰刚想继续追上去,却被身后的墨东泽喝住了,“回来!还不嫌丢人!”

“可是爸,墨沉域他没安好心!”

“还不是你犯错被人抓了把柄!”

墨东泽狠狠地瞪了墨玟翰一眼,“还不老实一点!”

“老爷子还在气头上,万一他和老爷子告状,你想从老头子手里掰钱就更难了!”

墨玟翰不以为意地嗤笑了一声,“我看老爷子也没多疼他,这么多年一直把他扔在外面,现在给他安排了一个村姑结婚,不就摆明了不想让他分家产么!”

远处的墨东泽冷笑一声,“如果不是我当初出手解决了他前面的三个未婚妻,他现在会娶一个村姑?”

墨玟翰一怔,“他前面的三个未婚妻……”

“我动的手。”

黑暗中,墨东泽点起一根烟吸了起来,“别以为你现在可以高枕无忧,那灾星你爷爷可宝贝着呢。”

…………

苏小柠推着墨沉域一路狂奔。

情急之下,原本蜿蜒复杂的花廊也变得顺畅了起来。

她推着墨沉域跑了很久,终于跑到了路边。

确定了墨玟翰没有追上来之后,她整个人蹲**来,靠在轮椅边上直喘粗气。

似乎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紧张过了。

“辛苦了。”

坐在轮椅上的黑衣男人从轮椅边上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她。

苏小柠接过水拧开咕咚咕咚地灌了几口之后,才觉得浑身舒畅了。

她一边擦汗一边抬眼看他,“刚刚我跑得太急了,没颠到你吧?”

靠在轮椅上的男人淡笑了一声,“屁股都快要颠碎了。”

苏小柠一怔,声音里有了一丝的怯意,“真……真的?”

“不信检查一下?”

......

全文阅读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