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神马小说 >小说推荐 > 正文

九州战神宁北全章节目录阅读

2020-09-30 16:25:38 147

九州战神宁北小说书名叫什么?这本小说叫做北王霸刀,又叫做北王战刀,是一本非常好看的都市战神文,宁北是小说中的男主角,女主角叫做苏清荷。当宁北离开他熟悉的都市时,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没人能够想到,十三年后宁北归来,竟然是威风凛凛的一代战神,人称镇北王,突然宣布回归回到这座城市,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态,什么样的目的来的呢?

九州战神宁北全章节目录阅读

>>九州战神宁北小说全文阅读<<

九州战神宁北小说章节导读

宁北转身离去,留下一句话:“梁宇有错,他人无辜!”

一句话八个字,让千人收刀归鞘,紧随宁北离去。

慕臣跟随而上:“指挥使,跟我们回华北吧!”

宁北并没回话,他这次归来,是要行冠礼,但除此之外,还有事情要做。

慕臣迟疑下,又说:“您只要回华北,我等便可保证,无人能伤您!”

“伤我?”宁北止步,唇角似笑非笑。

慕臣苦笑着,显然知道一些事情。

但有些事情,宁北不想借外人之手。

宁北漠然道:“我这次回京,要杀三人!”

慕臣一愣,欲言又止,很想说替宁北办这些事情。

华北总组的特殊权限,大的惊人!

但宁北不说,慕臣自然不敢多问。

一行人走出码头,外面停着黑色车队,多达二十辆,正好对应宁北的年纪,每一辆都是价值过百万的轿车。

一位拄着龙头拐杖的银发老婆婆,身边站着一位绝美女孩,淡蓝色运动服勾勒出完美的身材,一双大长腿格外引人瞩目。

苏清荷,汴京第一才女,也是昨晚说宁北穿布衣很难看的女孩。

她不满嘟嘴:“奶奶,咱们都等半小时了!”

苏清荷有些不满,觉得未曾见面的未婚夫,架子也太大了,竟然让她和奶奶等这么久。

苏老太太平静说:“等,今天见不到人,你敢走,我就打断你的腿!”

“他有这么重要吗?”苏清荷暗气。

在码头宽敞出口,布衣无尘的宁北,这才刚出现。

苏老太太手指轻颤:“他……到了!”

“真是他!”

苏清荷也看到了,更瞧见宁北身后,千名黑衣劲装青年,面戴黑巾而到。

千人护送,好大的排场!

他究竟是谁啊?

苏清荷眼神流露出几分好奇。

一老一少还未到前。

意外横出!

来自东方,一尊顶天立地的人物出现,国字脸虬髯满鬓,经过修整,看上去很舒服。

他一双虎目透着怒火,到来一步跨出,地面都是隐隐一颤,伴随着气势外放,逼的路边生人本能畏惧不敢看热闹。

“慕臣,你越界了!”

虎目男子便是华中指挥使,张中原。

华中三省七十二市,八十一座特别行动组,皆归华中总组管辖!

一市一组,特别行动组的职责,涉猎极广,寻常琐事他们不管,处理的一般都是棘手大事。

非自然事件发生后,一般都是特别行动组直接干预。

慕臣瞥去:“越界你又能咋样,砍我啊?”

“你……”

张中原差点气炸,这可是和他齐名的人物,没想到今天这么赖皮。

这打算不要脸面了?

张中原愠怒:“天下五大指挥使,各司其职,严令禁止越界,违者上报严惩,你是铁了心是来恶心老子的?”

慕成翻了个白眼,不屑回答。

就在不远处,苏老太太握着龙头拐杖,手隐隐在颤抖。

她低声道:“华北虎慕臣,中原战刀张中原,他们竟然到了!”

“奶奶,爷爷在世时不是说过,这是立于泰山之巅的人物吗?”

苏清荷吐了吐舌头,不敢多言。

苏老太紧抿薄唇,知道这两尊大人物有多恐怖,更知道两人背后的面戴黑巾青年,隶属何处!

所谓的汴京七大豪门,根本不需要这两位大人物过问,只要一言,便可令人让七大豪门一夜蒸发。

宁北本唇角浮现谦逊笑意,薄唇微动:“几年不见,小中原,你想上报严惩谁?”

淡然话语出口,宁北是背对着张中原等人。

张中原眼皮微跳,目光透着几分惊骇,更难以置信,看着单薄的布衣背影。

他憋红脸,失声道:“布……布衣?!”

“嗯?”

宁北似笑非笑,缓缓转身。

待这张脸出现。

名震中原三省的张中原,抱拳单膝下跪:“华中指挥使张中原,恭迎镇北王归来!”

宁北弹指轻笑,示意他起来说话。

张中原挠头说:“前些天有风声传出,说您要回来,我还不信,没想到您真的回来了!”

“你我同为指挥使,不用这般谦恭!”宁北向外走去。

张中原脸色顿变。

堂堂中原战刀,中原三省最强的男人,此刻面色惨白如纸,以为宁北对今天的他不满。

张中原拔出战刀,单膝跪地,双手托着漆黑战刀,高于头顶。

他虎目仿佛燃烧着火焰,低沉道:“天下五大指挥使,皆为布衣麾下臣,若死,当为北境战魂,永守我华夏万里锦绣山河,御外敌,守边疆!”

“今布衣归来,当执掌华北总组!”

华北指挥使原本该是慕臣,宁北突然归来,不可无名无分,否则北境百万黑甲精锐,没人会同意!

所以宁北成为华北指挥使,慕臣反而高兴的像个孩子。

宁北没管他,走到苏老太太面前,接下来一张口,惊住了所有人。

宁北嘴唇蠕动:“奶奶!”

“哎,我的北儿,瘦了,也长高了!”

这一刻,老太太泪流两行,抚摸着宁北的脸颊,打心眼里心疼眼前的孩子,只有她老人家知道宁北在北境十三年吃了多少苦。

宁北强大心脏,狠狠抽搐一下。

若他宁北在世,还有什么亲人,这位苏家奶奶当为第一人!

她活着,宁北便敬她一生!

谁欺她年迈,宁北便屠它三族!

慕臣偷偷拉起张中原,俩人小声交谈着,宁北进入车内,平静留下一句话。

“慕臣回华北组,中原你跟我走!”

宁北这次回来,是想处理些私事。

黑色车队缓缓开动,直奔汴京市东区苏家庄园。

苏家,汴京七大豪门之一。

苏老太太在车上,感慨说:“一晃十三年过去,小北你也长大成人了!”

“当年不是奶奶护我,小北当年怕已经命丧黄泉!”

当年,宁家内争,宁北一脉惨败,被当今宁家三位当家人赶尽杀绝,母亲带着七岁的宁北,连夜逃出宁家。

可在路上遭到截杀,表面看似车祸,可明眼人看出这是宁家三位当家人意欲赶尽杀绝。

还是苏老太太出面,保住当初七岁的宁北,导致苏家和宁家那几年关系恶化,为今日苏家的衰败埋下苦果。

宁北永远记着这份情。

苏老太太摆手:“你这孩子,每年来信都透着外气,现在见面还跟我客气,对了,这是清荷!”

“你好,我叫苏清荷!”

她落落大方伸出嫩白小手,明眸皓齿,窈窕身姿,出身豪门的高贵气质,五官精致无暇,宛如上帝的完美作品。

宁北见面第一句话:“我们的婚事,你要不同意,你可以退婚!”

......

全文阅读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