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神马小说 >小说推荐 > 正文

最强战神宁北全文完结版阅读

2020-09-23 17:27:41 139

最强战神宁北的故事中,宁北,曾经的宁家嫡长子,如今的华夏宁北王,十三年前,他在家族斗争中惨败,被当家人赶出门去,逃亡路上遭到追杀,差点丧命,现在,他明知道宁家容不下他,还是毅然回到了汴京,因为现在的宁北,有底气!有实力!战神出手,必将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最强战神宁北全文完结版阅读

>>最强战神宁北全文阅读<<

最强战神宁北小说精彩章节

他太清楚十三年前那个雨夜,七岁的宁北经历了什么!

血海深仇,让如今归来的镇北王,怎么可能释怀!

归来当日,又怎么可能不见血!

就在这汴京大学,宁北推着轮椅,能看到母亲秦蕙兰脸上露出的慈爱笑容。

火红枫叶树下,宁北悄然止步,看着母亲两鬓白发。

他轻声说:“妈,你老了!”

“傻孩子,世上哪有不老的人,十三年了,一转眼我的北儿也长大了!”秦蕙兰回头眼泪悄然落下。

宁北却说:“我会让你再重新站起来!”

秦蕙兰握着宁北的手,仿佛担心自己的孩子再次离她而去,至于重新再站起来,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只要她能再看到宁北,已经心满意足。

就在正前方,出现一个校工,魁梧身躯有些佝偻,穿着淡黄色环卫服,低头清扫落叶,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枫叶会生长也会掉落。

就像他的工作,每天都要清扫红色枫叶。

路过的学生偶尔会调侃:“宁老头,还没辞职啊?”

“赚个饭钱,不辞,不能辞……”

魁梧男人久经风霜的国字脸有些黝黑,鬓角白如霜,面对学生的调侃,还会觉得拘谨尴尬。

他当年可是宁家第二代嫡长子啊!

早就定下的家主继承人!

如今做这份工作,落差换做他人,怕是早已经跳楼自杀。

这近乎屈辱!

那短发学生打趣:“听说上周李校长又撵你走,你还给跪下恳求不要辞退你,真的假的?”

周围学生多是玩味眼神,隐约有不屑的目光扫过。

魁梧男人沉默了。

他默默扫着枫叶聚成一堆,那短发学生故意一脚踢散。

男人一声不吭,再次扫成一堆。

仿佛这种日子,他顺来逆受整整十年早已经成了习惯。

他扫着扫着,已经到了枫叶树下的轮椅前。

不用抬头,他就知道等他的人是谁,不忍责怪说:“你身子骨弱,怎么下楼了,干嘛不等我下班接你回家!”

“老宁,你抬头看看他是谁!”

秦蕙兰压抑着激动。

男人抬头正好看向宁北,先是愣住,最后失声:“北儿?”

“爸!”宁北鼻子一酸险些落泪。

他宁北被誉为北境战神,当世可封神的人物。

可他宁北王也是人!

也是人子,也知道近乡情怯,也有感情。

重回故里,再见亲人,让宁北眼眶微红,最终与父亲宁沧澜重重抱在一起。

宁沧澜虎目发红:“十三年,整整十三年啊,我的北儿长大成人,终于回来了!”

宁北从未想过一家三口,还有重聚这天。

不远处的短发学生狐疑道:“宁老头,你还有儿子?”

旁边路过的学生,也大为好奇,谁都没听说过宁沧澜有儿子,现在突然冒出一个,让人挺意外的。

宁沧澜回过神,佝偻身躯笔挺,眼神锐利几分,低沉问:“北儿,谁让你回来的?”

这些年宁沧澜和秦蕙兰活着,却不敢联系宁北。

那是知道以宁北性格,知道他们夫妇还活着,一定回汴京。

宁家岂会放过他!

宁北没有解释,转身便是虎啸汴京,声浪滚滚,响彻整个汴京大学上空。

“十年北境塞外声,八千里云路风霜,而今我宁北归来,可否称得上荣回故里?”

宁北单薄身躯,布衣舞动,声音雄厚。

灵剑吕归一抱剑站在文学楼顶,风姿卓绝,暴喝:“称得上!”

“放眼天下,何人敢称王?”

宁北再问。

声音在汴大天空上炸开,如闷雷滚滚,过万师生都听到,从教室门窗探头看来。

张中原鬓发粗犷,虎目圆瞪,暴喝:“唯有宁北王!”

天下何人敢称王,唯有宁北王!

宁北再问:“我虽为布衣,可够当得起一句北境战神?”

“北境战神,霸王宁北,自当得起!”

西陵侯郭白枫步伐如虎,出现在校园当中。

千名黑衣禁卫,身后黑色披风舞动,步伐整齐划一,肃杀气弥漫,惊起满天枫叶飘舞。

千人皆是面戴黑巾,虎目炯炯有神,看向宁北透着狂热的信仰。

千人单膝下跪,战刀插入地砖内,抱拳大喝:“参见北王!”

这副场面,让所有年轻学生看得热血沸腾。

大家都不明白,那布衣青年究竟是什么人。

看年纪,可他们差不多大啊!

刚刚报完警的女孩,看到楼下一幕,整个人都吓懵了。

眼前这一幕,当真是惊艳,远比宁北任何解释都有力,让父亲宁沧澜相信,现在的宁家动不了他!

宁北轻声道:“爸,你和妈十三年的委屈,北儿会用北王刀,血洗这段耻辱!”

宁沧澜虎目红着,强忍着泪水不落。

只有秦蕙兰知道,他宁沧澜十三年经历了多少屈辱,在这汴大十年,屈辱苟活。

当年那场大变,险些家破人亡,妻子残疾,儿子被远送北境,十三年不得一见。

宁沧澜心中压抑的恨,早已经到了极限,即将催垮他的身子。

可苍天有眼,宁北回来了。

宁北瞥向那短发学生,缓缓走去:“这枫叶惹你了,你一脚踢散一堆!”

“没、没有!”短发学生咽了口唾沫。

宁北再问:“我父亲得罪你了?你这般羞辱他!”

......

全文阅读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